In Memoriam-Jacques Giès (1950-2021)

“也许我的前世就是一个中国人”- 悼念吉耶斯(Jacques Giès)先生
 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法国汉学家、艺术界与博物馆界的领军人物之一,雅克·吉耶
斯先生于昨天,4月13日因病不幸离世(1950-2021),享年71岁。
吉耶斯早年先后在 Académie de la Grande Chaumière学院学习绘画。之后,他在孚
日广场的工作室和巴黎美术学院继续学习绘画。 他还对艺术史感兴趣,并在卢浮宫学校
(École du Louvre)学习。
吉耶斯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时光都是在法国著名的亚洲艺术博物馆吉美博物馆度过的
。他在吉美博物馆的职业生涯始于1980年,担任中国和中亚部分的负责人兼策展人。他于
2008年起任吉美博物馆馆长,2011年卸任。1995年,他与莫妮克·科恩(Monique
Cohen)策化推出了以“西域艺术”为主题的大型文物展,汇聚了古丝绸之路上众多国家
的文物,轰动一时。他还策展了吉美博物馆的伯希和收藏展(1996年),台北故宫博物院
来法的展览《帝国的回忆》特展(1998年), 索邦大学考古艺术史系东方艺术专业负责
人白莲花教授(Flora Blanchon 1943-2012)特邀他任教(1974年至1998年)。随后他于
1998年至2008年间在卢浮宫(艺术)学校任教。
吉耶斯撰写出版了多本有关佛教艺术以及中国或中亚艺术的书籍。作为汉学家,佛教
、老庄孔孟思想、中国诗词等都是吉耶斯的研究课题。作为艺术家,吉耶斯谈起苏轼、八
大山人、石涛、范宽等古代文人、画家,言语中都是崇拜和敬佩。“也许我的前世就是一
个中国人,基因里就有对中国文化和艺术的热爱。”
他还说过很多令我们钦佩的话:
“中国文化一切都令我着迷”。“中国文化内涵超出西方人想象”。他说:“传播和
分享中国文化,让西方人理解并爱上中国文化,这是汉学家的职责。”令吉耶斯欣慰的是
,很多法国学艺术史的学生选择了与中国文化相关的行业。对中法文化的差异,对中国文
化的学习与研究,他认为:“就像农民种地,春天生长,夏秋收割,来年又是新一轮的播
种收获。这是一个漫长的探索和成长的过程,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能不断获得新的感知
。”吉耶斯如此比喻他的中国文化研究历程。他坦承,中西文化和思想体系的不同是个不
小的障碍。最初接触中国文化,有过困惑和不解,也走过一些弯路,但他认为正是这个慢
慢适应的过程,才让他真正懂得了中国文化的内涵。吉耶斯介绍,中国文化在法国乃至欧
洲都很受欢迎,每一次中国主题的展览都能吸引很多的参观者。但是,一些西方人参观是
为寻找“神秘感”而来,缺少对中国文化内涵的认知。吉耶斯认为,这一方面缘于西方观
众不了解中国文化,另一方面是因为西方大众媒体介绍中国文化时流于表面。”“这些对
中国文化的误解和成见,我当年也曾有过。作为汉学家、中国文化研究者,有责任消解它
们。”
在吉耶斯的主持和策划下,吉美博物馆设立了日本和中国佛教万神殿、中国画家陈列
馆、中国绘画艺术馆等展馆,在巴黎和世界多地举办了中国文化展览。“有些展览观众多
达50万人次,这个数字在中国不算什么,但是在巴黎却是很大的成功。”- 吉耶斯语。如
果说,中国文物或书画展在吉美博物馆展览,总在巴黎引起轰动,以至有万人空巷,一票
难求的盛况,与吉耶斯先生杰出的组织才能、敏锐的艺术鉴赏力、深厚的中国文化基础、
与他对中国人民与中国文化的热爱之情分不开。
吉美博物馆由里昂工业家爱米尔·吉美(Emile Guimet)于1889年创立,收藏了大量的
外国文物,其中,自18世纪以来的中国艺术品达两万余件。
吉耶斯在任期内取得的成就,他致力于亚洲当代艺术在吉美博物馆的展览规划以及加
强同远东国家的关系所做的努力,值得中国人民永远怀念!
吉耶斯先生与我是朋友、同事,我们一起参加过很多中法文化交流活动,他对我们的
艺术活动也一直给予支持。他的逝世实在让我难以接受,以此短文(根据《艺术知识
》(connaissances de l’art等报道材料编译)缅怀吉耶斯先生,愿他一路好走!

Xiahong Li, Vice-Présidente d’Asie-Sorbonne